长三角议事厅40| 滕堂伟:长三角14个自贸片区如何差异化发展

时间:2019-12-13浏览:10设置


建设自由贸易实验区是党中央在新时代推进改革开放的一项战略举措,在我国改革开放进程中具有里程碑意义。从2013年上海自贸区试点开始,到现在已经扩容到18个自贸区,包括几十个片区,实现了中国沿海省份的全覆盖,并向东北、中部、西部及沿边地区有序扩展。习近平总书记早在2014125日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九次集体学习时即指出,加快实施自贸区战略要加强顶层设计、谋划大棋局。既要谋子更要谋势,逐步构建起立足周边、辐射“一带一路”、面向全球的自由贸易区网络。

长三角成为自贸区片区最为集中的地区,在700公里的距离内,绵延分布着14个片区,自贸区面积达到480.14平方公里,是长三角“一极三区一高地”建设的强大引擎,是打造长三角高质量发展区域集群的重要支点。在谋求差异化发展、打造成所在省市新时代改革开放新高地的同时,促进各自贸区网络化发展,才能更好地发挥自贸区在长三角更高质量一体化发展战略实施中的作用,才能更好聚力长三角一极三区一高地”建设。

1长三角区域自贸区一览表


加强长三角各自贸区制度创新协同

长三角地区的自贸区试点建设涵盖了第一批、第三批、第五批三个批次,作为开路先锋的上海自贸区已满六周岁,浙江自贸区试点也已进入第三个年头。打造长三角自贸区网络,需要加强新旧自贸区之间的制度创新协同,提高制度创新的效率与效应。

上海自贸区在“证照分离”的现代商事登记制度、以“放管服”为中心的事中事后监管服务制度、以外商投资负面清单管理为核心的投资开放管理制度、以“单一窗口”为核心的贸易便利化监管制度、以权益保护和商事仲裁为核心的法治保障制度等领域进行了大胆探索,已取得了310多项制度创新成果。

浙江自贸区聚焦以油品全产业链为核心的大宗商品投资便利化贸易自由化制度创新,探索形成了83项制度创新成果,其中全国首创34项,这些成果为江苏自贸区各片区的制度创新提供了较大的借鉴、复制空间,为新晋自贸区“高开高走”提供了坚实的基础。

加强长三角地区各自贸区之间制度创新的协同,可以形成“长三角自贸区制度创新基准线”,在推动各自贸区一体化发展的同时,促进各自的差异化制度创新,最终以协同化制度创新促进长三角地区更高质量一体化发展。

促进长三角各自贸区功能耦合集成

长三角各自贸区被中央赋予了差异化的功能定位,其中也包含着诸多功能交叉点。

上海自贸区肩负着综合性制度创新的破冰使命,临港新片区肩负着特殊经济功能区使命,对标全球最高标准、最好水平,实现“投资自由、贸易自由、资金自由、运输自由、人员从业自由”,重点发展集成电路、人工智能、生物医药、民用航空、新能源汽车、装备制造等产业,打造面向未来的智能制造功能;集聚新型国际贸易服务、高端金融服务、高端航运服务、科技服务产业,打造面向国际的高端服务功能;发挥新片区的创新优势,增强新片区科技创新策源能力。

临港新片区特殊经济功能的塑造,在很大程度上是上海自贸区(综合保税区片区、陆家嘴金融片区、世博片区、金桥开发片区、张江高科技片区)的浓缩升级版。联动临港地区发展本身是上海自贸区试点定位要求的应有之义。

而从临港新片区成立以来入驻项目和重点产业来看,与张江高科园、金桥开发区等存在着密切的联系,许多项目来自于这些园区内已有企业的空间扩展性投资,这些投资一方面加强了两者之间的互动联系,同时也需要注意相互之间的分工深化与功能耦合,实现企业、产业的空间裂变、创新催化效应。

随着上海临港新片区“1+4”产业政策(促进产业发展若干政策和集聚发展集成电路、人工智能、生物医药和航空航天四大重点产业的若干支持措施的出台),临港新片区内的相关产业发展优惠政策力度空前,在很大程度上增强了临港新片区的投资吸引力。在此背景下,更需要加强各自贸区/各相关产业基地之间的功能耦合与协同发展,尽可能避免企业优惠政策激励下的趋利性空间转移问题。

江苏自贸区致力于打造开放型经济发展先行区、实体经济创新发展和产业转型升级示范区,其中南京片区定位于自主创新先导区、现代产业示范区和对外开放合作重要平台,苏州片区定位于世界一流的高科技产业园区,全方位开放高地、国际化创新高地、高端化产业高地、现代化治理高地,两者在生物医药、人工智能、高端装备制造等产业功能定位上与上海临港新片区存在着高度一致性,通过各片区之间在各扬优势、共享优势的基础上实现功能协同,以自贸区联动促进市场主体之间的互动合作,共同建设区域一体化发展的现代产业体系,有助于建设成为生物医药、人工智能、高端装备制造业等世界级产业集群。

进一步从更高水平、更高质量开放的角度看,长三角各自贸区在引领辐射长江经济带发展尤其是服务“一带一路”倡议深入实施领域具有巨大的功能耦合空间。上海肩负着中央所赋予“一带一路”桥头堡的战略使命,上海自贸区在服务中国企业“走出去”方面已经开创了诸多成功经验。浙江省正在打造“一带一路”枢纽、争做“一带一路”建设排头兵,浙江自贸区全年对接“一带一路”建设,致力于建设成为“一带一路”大宗商品交易中心、“一带一路”海陆交通枢纽中心、“一带一路”国际港口货运中心。新设立的江苏自贸区连云港片区定位于亚欧重要国际交通枢纽、集聚优质要素的开放门户、“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地区)交流合作平台。

可见,沪苏浙三地自贸区可以携手并进,对标国际,共同致力于“一带一路”投资与贸易新规则的建立,通过制度创新高效服务于长三角地区的企业、园区参与“一带一路”建设,更好地服务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相关主体“引进来”,将长三角地区打造成为国内首屈一指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地区)交流合作平台、全面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样板区。

在更大范围内建设“事实上的自贸区”

长三角现有自贸区大多基于经济技术开发区、高新技术产业园区、海关特殊监管区、重要产业基地而设立,这为国内其他同类地区复制推广自贸区制度创新成果提供了天然条件,如青浦综合保税区复制实施外高桥保税区制度创新经验等。与此同时,现有自贸区与众多园区存在着合作开发建设的有机联系,如上海临港集团与上海漕河泾新兴技术开发区海宁分区、沪苏大丰产业联动集聚区,江苏自贸区苏州片区与中新嘉善现代产业园等。基于这些天然的联系,可以充分发挥自贸区的制度创新的辐射带动作用,率先在这些联系园区/基地中联动复制推广制度创新成果,打造众多“事实上的自贸区”,造就长三角自贸区一家试点、多点落地开花的生动局面,以示范区联动辐射推广促进长三角地区更高质量一体化发展。


滕堂伟系华东师范大学城市与区域科学学院副院长、教授——长三角议事厅”专栏由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中国现代城市研究中心、上海市社会科学创新基地长三角区域一体化研究中心和澎湃研究所共同发起。解读长三角一体化最新政策,提供一线调研报告,呈现务实政策建议。


来源:澎湃新闻2019-12-12 13:04



返回原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