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三角议事厅39 |曾刚、胡森林、葛世帅、杨阳:协同指数分析③长江经济带110城谁进,谁退

时间:2019-12-06浏览:71设置

通过对比2015年和2019年长江经济带城市协同发展能力指数的排名变化,以期揭示近5年来长江经济带城市协同发展能力变化的特征及原因。

1 2015年和2019年长江经济带协同发展能力指数排名变化榜

2015年和2019年长江经济带协同发展能力指数排名及空间分布格局对比如表1、图1所示。通过对比发现,2019年长江经济带协调发展能力提升最快的前十名城市分别是毕节、宿州、内江、上饶、抚州、六安、遵义、南充、宜春和郴州,多分布于贵州、四川和江西等中上游地区,且提升位次均超过20名。退步最快的前十名城市分别是淮南、淮北、攀枝花、乐山、黄石、孝感、宜宾、荆门、景德镇和雅安,主要分布于四川和湖北等中上游地区,下降名次均超过30名。

由于长江经济带上中下游存在较大的差异,因此主要从上中下游三个区域解析城市协同发展能力变化的原因。


1 2015-2019年长江经济带城市协同发展能力进步和退步前十城市空间分布


进步榜前十城市

相比于2015年,2019年进步最快的前十名城市是毕节、宿州、内江、上饶、抚州、六安、遵义、南充、宜春和郴州(表2)。虽然中上游地区8个城市在经济、科创方面相对落后,但在交流服务和生态环境领域具有较大的优势,而下游地区的宿州和六安发展优势主要体现在科技创新领域。在“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战略导向下,长江经济带协同发展能力落后的城市存在较大的后发优势。

2 2015-2019年长江经济带城市进步前十榜单分领域情况


1)长江经济带上游城市协同发展能力上升最快的四座城市毕节、内江、遵义和南充在生态支撑领域均存在显著优势。2019年分别位于27483216名,显著高于综合排名,其主要原因这些城市环境本底基础较好,且在2015年以来积极加大了环境治理力度,取得了显著成效。

如近年来毕节通过治污净湖、造林涵湖、退耕还湖、退城还湖、退村还湖等多项举措,有效实现了草海生态保护和综合治理,且2018年毕节市节能环保支出17.15亿元,同比增长34.9%,中心城市空气质量优良率达96.7%

另外,2018年内江水环境质量创近年最好水平,中心城区PM10PM2.5年平均浓度各下降16.5%20.4%,降幅均排在全省第2位。

同样的,2018年遵义中心城区环境空气质量优良率为98.1%,同比上升3.9个百分点。最后,南充的大气环境质量持续改善,主城区优良天数比例为80.4%,同比提高0.3个百分点,PM2.5PM10的年均浓度、SO2CO均较2015年下降了较大幅度。

毕节、内江的交流服务优势明显。近年来毕节和内江不断加大对交通领域的投资,打通断头路。2018年毕节交通投资再创历史新高,新建成222公里的高速公路,占贵州省新增高速公路通车里程的36%;同样,内江全力推进过境高速公路、成都至宜宾高速公路、黄荆坝大桥及连接线建设,新增入网高速公路里程约200公里,启动了成渝、内宜高速公路内江城区段置换工作,同时新()建农村公路1033公里。


2)长江经济带中游城市协同发展能力上升最快的城市包括上饶、抚州、宜春和郴州,其协同能力上升均得益于对外交流和生态支撑领域的改善。抚州和宜春在生态支撑领域的优势尤为明显,抚州把抚河流域生态保护与综合治理作为绿色发展的核心,从山林、田地到江河、农庄,进行全流域的保护和修复。另外,率先整合水利、环保等23个部门的生态资源数据,在江西率先上线运行"生态云"平台,启动智慧抚河项目建设,“抚州模式”正在逐步形成;同时,宜春近年来出台了一系列的环境保护政策,2018年宜春全年未发生环境污染事件,水源水质达标率100%PM2.5浓度均值为40微克/立方米,同比下降21.6%,降幅居全省前列。另外,郴州在对外交流和生态支撑领域均具有较大的优势。

对于上饶和郴州来说,近年来交通优势尤其明显。上饶近年来在高速公路、普通国省道、农村公路和水运航道等方面均实现了跨越式发展,如"十三五"以来,上饶市相继建成7条国省道路。郴州加快建设现代化立体化综合交通枢纽,目前已建成“五纵”“三横”对外大通道网络;在生态环境方面,郴州环境空气质量持续改善,成功创建了湖南省首批空气质量达标示范城市。

3)长江经济带下游城市协同发展能力上升最快的城市仅有宿州和六安。首先,宿州协同发展能力的提升得益于对外交流服务的增强,宿州素有"中国云都"之称,是中国最早发展云计算产业的地级市之一,拥有华东地区最大的云计算数据中心,近年来一直致力于打造“互联网+”产业。六安得益于科技创新和生态支撑能力的提升,党的十八大以来全市共有465项科技创新成果成功转化应用,增长了6.3倍,2018年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增速和总产值增速为17.2%14.7%,均高出全省平均水平;在生态治理方面,六安持续加大生态环境保护与治理力度,2017年以来围绕全面推行河长制取得了积极的成效,实现全市12个地表考核监测断面达标率100%,城市集中式饮用水源地水质达标率100%


退步榜前十城市

2015年相比,2019年退步最多的前十名城市是淮南、淮北、攀枝花、乐山、黄石、孝感、宜宾、荆门、景德镇和雅安(表3,图2)。除景德镇位于江西外,其他城市分布于安徽、四川和湖北。这些城市多分布于长江经济带中西部,经济发展相对落后,面临着区域协同发展中被边缘化的风险;另外,资源型城市较多,如淮南、淮北、攀枝花,转型发展问题突出;退步幅度大的城市2015年排名多处在中等水平,排名分布在29-78名。这些区域的发展不稳定,易被后来发展的城市赶超。

3 2015-2019年长江经济带城市退步前十榜单分领域情况

1)长江经济带上游地区城市协同发展能力后退最多的城市为攀枝花、乐山、宜宾和雅安,退步原因归为以下三点:

一是经济体量小,经济增速滞缓。攀枝花依托优越的资源基础和特殊战略定位,人均GDP长期高于成都,但近些年经济增速滞缓。2018年,攀枝花GDP1173.52亿元,排全省第15位,增速仅2.56%。宜宾经济总量与周边区域差距明显,并呈现不断扩大趋势。20162018年,宜宾与德阳的差距分别是99.4亿元、113.4亿元、187.5亿元,与绵阳的差距是177.4亿元、227.6亿元。雅安2018GDP646.1亿元,在四川排名倒数第四,与成都市相差23倍。

二是交通区位劣势明显,高铁建设滞后。乐山是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但乐山仍无高铁开通,由于高铁对地区经济发展至关重要,乐山错失高铁红利。雅安交通区位更差,位于长江经济带的末端,火车班次少,更无机场。

三是人口外流严重,区域内部发展失衡。2015-2018年,乐山户籍人口由353.80万降为350.68万,且外流趋势不断加强。宜宾内部发展不平衡,“市强县弱”的局面严峻。2017年,宜宾主城区的GDP338亿元,而表现最好的珙县为148亿元,最差的屏山县为48亿元,差距明显。

2)长江经济带中游地区城市协同发展能力后退最多的城市为黄石、孝感、荆门和景德镇,退步原因主要有以下三点:

首先,产业结构不佳,主导产业不强。黄石作为重要的工矿城市,伴随中国经济转型,原有的矿业生产显现出短板,主导产业不突出。黄石经济很长时间仅次于武汉,但2015-2018年其GDP只排在全省第9位。孝感市产业结构欠优,一产比重高,三产比重低,其2018年三次产业结构比例为15.0:48.4:36.6。景德镇面临同样问题,昔日的瓷器之都,近年来持续转型发展,但主导产业不显著,瓶颈制约严重。

其次,经济下滑严重。据孝感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孝感传统产业增速放缓,新经济、新产业处于培育期,实体经济困难。据中商产业研究院公布的景德镇2019年上半年数据,其GDP总量为400.79亿元,位列江西省倒数第二,名义增速-13.11%,位列江西省倒数第一。最后,环境问题突出。荆门是湖北省磷化工产业主要聚集地之一。201811月,中央第四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对湖北荆门开展下沉督察,发现该市磷化工企业环境污染问题突出,整改不力。


3)长江经济带下游地区城市协同发展能力后退最多的城市为淮南和淮北,且在110座城市中降幅最大。究其原因一是两座城市均为资源型城市,转型发展困难。煤炭开发使淮南成为一座重工业城市,淮南因煤炭而兴,也因煤炭而衰。近几年经济增速省内倒数,2018年淮南市GDP1130亿元,排名全省倒数第4位。淮北和淮南地理临近,发展路径相似,淮北的发展很长时间依赖煤矿、水泥等高污染产业。2018年淮北GDP970亿元,排名全省倒数第3

二是生态破坏,环境污染严重。煤炭开发给淮南生态造成破坏,农耕地塌陷,房子地基开裂事件频发。淮南的环境污染严重,雾霾困城,2018年空气质量综合指数5.14,空气质量优良天数比例仅为65.5%。淮北面临同样问题。安徽省生态环境厅公布20191月至10月全省16个地级市地表水质量排名,淮北水质最差。

(作者曾刚系教育部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中国现代城市研究中心主任、华东师大教授;胡森林、葛世帅、杨阳系华东师范大学城市与区域科学学院博士生。)

--------

长三角议事厅”专栏由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中国现代城市研究中心、上海市创新基地长三角区域一体化研究中心和澎湃研究所共同发起。解读长三角一体化最新政策,提供一线调研报告,呈现务实政策建议。


返回原图
/